拎着苏平的喜粽回到自家院子,苏武刚坐下伸了个懒腰。
    文蓝咦了一声,雷厉风行地从正屋走了出来。
    “老公,你和小晚不是说去给小牛过生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四下找着女儿和狮子的身影,“小晚和安安人呢?”
    苏武给老婆斟了杯茶:“已经去过了。不过我们有些事就先回来。晚晚现在和小牛在一起。”
    文蓝点头。有苏小牛和安安在,她倒不担心女儿的安全。
    “哗,这是什么?”文蓝看着石桌上藏青色的巨大粽子,有些茫然。
    “晴姐的喜粽。”苏武把情况详细说了说。
    “所以这粽子算是一封喜贴或请柬?”文蓝惊叹地翻看着那只巨大的粽子,很快她有些坐不住。
    “老公,我是不是该像婶子一样去帮忙?”
    好歹文蓝也是养心谷未来的宗妇。族里生婚嫁葬这些事,她就算不精通,也该知道大致的流程。
    “你会包粽子吗?”苏武笑着反问她。
    文蓝气呼呼地掐了他一把,“我可以学啊!”
    苏武点头,那就是不会了。
    不过他也不意外。
    “如果闲着没事,可以去帮帮忙。”苏武笑了笑,“只是晴姐家已经去了很多婆婆妈妈。你现在过去,估计也只是帮着系系红绒。”
    “啊?”文蓝郁闷,她指了指面前的大粽子,“可我想学包喜粽。”
    以后苏雪和苏晚出嫁,总不能让她找人过来包粽子,自己却站着发呆吧。
    苏武点头。
    养心谷这里粽子挺有用。并不只有端午节才会包,平时很多时候都是可以包出来吃或用。学会了准没错。
    “要学有什么难的。过阵子等大家闲下来。我们到后山摘些箬叶回来,让马婶教你一下就好了。”
    其实苏武也会包粽子,只是下锅以后很快就会散成一团而已。
    文蓝迟疑了一下,还是想站起来去苏晴家。
    然而她的助理已经端着个平板匆匆走了出来。
    “蓝姐,呃,五哥也在啊。”小助理给两人打了个招呼,才继续说下去,“经理劝姐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白倩?发生了什么事?”苏武问。
    小助理毫不犹豫把平板放到苏武面前。屏幕上是个西装革履、长发高束、妆容精致一脸沉稳的女人。
    “白倩?”
    苏武咳了两声,差点认不出这个文蓝之前的小助理。
    以前的白倩分明是个初出校门的大学生模样。半年过去,她从小助理摇身一变,成掌控一家公司的经理。整个人的气质居然变化那么大。
    “五哥,”看见苏武,白倩顿时大喜:“不知道蓝姐有没有跟你说。这次春晚的邀约,她该再认真考虑一下。”
    苏武抬起头,望向旁边若无其事地玩着手指的文蓝,“老婆,春晚的邀约,这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啊。”文蓝依然玩着自己的纤纤十指,脸上的笑容十分淡然,“就是春晚节目组想找我上台唱首歌,我拒绝了。然而白倩压着,还想说服我。”
    苏武点头。
    以文蓝现在在歌坛的声望,收到春晚的邀请函,其实是他意料中的事。
    “哎呦,我的文大老板。”视频里的白倩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那是央视春晚,全球最大的华人节目。它的影响力就不用我多介绍,想必大家都清楚。麻烦姐姐你多和五哥商量一下。咱们不要耍小孩子脾气直接推掉好不好?”
    白倩试图用上了苏晚去诱/惑文蓝。
    “再说了,姐你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想必晚晚该为她妈妈感到高兴自豪才是。”
    她这也是没有办法。
    文蓝既不接综艺又不拍电影,甚至连那些专为她这样的职业歌手设置的唱歌节目都不理睬,只是老老实实地唱歌、发行再唱歌再发行。
    这不能说对或错。但如果能上一次春晚,对文蓝的知名度以及未来的事业绝对大有裨益。
    苏晚听明白了,他抬头看着对面的文蓝,“老婆,你不想上春晚吗?”
    “不想!”文蓝已经想得很清楚,认真地点头,“京城距离家太远。上春晚的话除夕就绝对赶不回来吃年夜饭了。想想还是算了吧。”
    苏武哈哈一笑,突然想起以前两人聊天的情形。
    养心谷的方言与普通话区别很大,这里的习俗也和中原京津地区相差甚远。
    比如春晚舞台上光鲜靓丽的主持人说什么除夕吃饺子啰,然而这边根本就没有饺子这种东西。
    又比如什么拍段白雪皑皑的雪景,主持人大赞瑞雪兆丰年。好吧,过年都可以穿短袖,除了冰箱外从来没见过雪的人们哪会有什么代入感。
    就连春晚最受欢迎的小品。因为不带字幕,几乎也没有几个人能听得懂那些又快又溜的标准或不标准普通话。
    是以春晚在这边的收视率低得实在可怕。
    离家又远,家人还不爱看。还上什么春晚?
    不上!
    “不想去就不去吧。”苏武哈哈地下结论,“除夕夜一家人在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也不错。”
    啊啊?
    视频那边的白倩直接傻眼。
    她原以为苏武知晓这件事,多少都会劝说文蓝一番。结果这大老板听了也只是哈哈一笑,直接赞同了老婆的选择。
    “得了。白倩你好好工作吧。春晚的事就这样决定了。”文蓝嘻嘻地伸手直接关闭了视频。
    留下远在京城那边的白倩在办公室里风中凌乱。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文蓝便不再多想。
    她把苏武扯了起来,“老公走!陪我去晴姐家学包粽子。”
    嗯,最主要是给她当翻译。
    文蓝和席秋华已经很努力地学习着这边的方言,然而想像石端敏那样流畅地听说估计还需要很久。
    据说隔壁村子有位邻国跑过来的女人,儿子的年纪都比苏武大,然而她说起本地方言来还是结结巴巴的。
    “算了,你自己去吧。”苏武懒懒地瘫在石凳上,“我的身份除了族长还是名大夫。连着去晴姐家的话,族里人会恐慌。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事实上除了刚才去拿喜粽外,今天苏武已经去了两次苏晴家,去探望风烛残年的大祖母。
    文蓝一怔,她倒是没考虑这点。
    这样一来,她也就不好强求了。
    席秋华从地里回来,放下工具后也在旁边听着小两口聊天。
    她看了看天色,距离晚饭时间还早。
    “小蓝想去苏晴家?走,妈和你一起去!”她饶有兴趣道:“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粽子,也不知道它到底怎么包出来的。”
    “要是我们学会了。以后晚晚如果想吃的话,可以包给她尝尝。”
    说完,她回去换了身干净衣裳,和女儿一起出了门。

章节目录

我的女儿我的家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蓝色星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色星轮并收藏我的女儿我的家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