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位师兄不可置否。
    在幻卉迷糊失神间,她便被换了个姿势,双腿被大大分开,纤细的双手手被高高吊起,方便前后夹击。子宫内的灼热还未褪去,她的花穴和后庭便有两根硬物戳了上来。
    “唔!不要!不行!两边一起呜呜呜呜……师兄……真的不要了……”
    “乖,今天还不够,师妹再坚持一下好不好。”与话语间的温柔相反,思平的手却握上了她肤如白脂的纤腰。
    实话说,从入门开始,各位师兄对她一直都很好,请教问题不吝回答,顺路会送她去学堂,甚至缺灵石师兄们会悄悄塞给她用。但是,但是为什么做的时候就说什么都不听,怎么阻止怎么哭都还是会被按着做,难道这里的剑修在某方面都有反派因子吗?
    “思平师兄……”  幻卉扬起的脸蛋上梨花带雨,发丝有些散乱,眼眶绯红,漫上情欲,吐出的字都带着颤,那是哭泣留下的。她知道他们不会停,只能可怜地祈求:“思平师兄,温柔一些。”
    然而比起身前的思平,身后的思南更迫不及待,用手指扒开她的菊穴,在粗暴的扩张后已经挤入了前端。
    “啊!不要呜呜呜……啊……啊……啊……”  幻卉拼命摇头,眼泪扑朔朔地掉,像是深海鲛人落下的珍珠,晶莹可爱。
    后庭被入的次数很少,所以异常敏感,思南的尺寸将洞口撑得前所未有得大,她觉得自己要坏了。身后男人的身体随着越入越深,逐渐贴上她单薄的脊背,逐渐严丝合缝,密不可分,身下没有任何空隙地相连。⒫ō⑱ъ.©ō㎡(po18b.com)
    幻卉止不住颤栗,昂着头颤抖,师兄们毫无节制的欢爱让她意识模糊。而身前的思平也开始了动作,划入了她的花蕊。体内明显有两根灼热仅仅隔着一层肉壁,都将她不断撑开,试图进入更深的位置。
    两位师兄都深深地呼气,平复灵气的畅快滋润和肉体激烈的欢愉。师妹的小嘴咬得更紧了,细密地咬着性器,像是要将他们拖入无边的欲望之中。
    思晴从身后紧紧抓握着她的乳根,将她柔软的乳头向前挤,挺立的乳头被身前思平压得现在乳肉里,她无助地啜泣,身下的两个小洞都被撑到最大,堪堪容纳他们。
    “师妹,放松,呼吸。”
    话音刚落,两人便开始了顶弄,两根巨大在她体内不规则地乱撞,彼此隔着一层薄壁刮擦。她的屁股被仙法定住、无论两人如何用力地撞击、多快地顶弄,都稳稳地在原地静候下一次进攻,只有臀肉荡起的层层波纹昭示主人在承受怎样的侵入。
    “啊……呜呜……啊……啊……啊……啊……”幻卉的腿大大张开,以最便于侵入的姿势打开自己,脚尖紧绷,被折迭的身体依然美丽,细腻的肌肤从滑落的衣袍中绽放,乳肉一颤一颤。
    “啊!”两股浓精同时注入前后穴,洪水般的热量从身下涌来,避无可避。她无助地摇头,尖叫着被灌入,而思白与思晴默契地在他们退出后,接力插入,将精液堵在穴内,开始了下一次进攻……
    她体内积攒的精液越来越多,滚烫地熨着子宫壁和肠道,随着撞击发出色情的水声,将她的肚子鼓得更大。
    幻卉垂着头呜咽,她的嗓音已经哑了,肉体的拍打声和交合的水声都盖过了她的声音。脚尖也垂着,纤细的脚腕盈盈一握,可怜地在空中轻晃。她像是累极了,但体内的巨物依然昂扬,活力四射地抽插又注入,一次次开拓摩擦内壁,无限循环……
    傍晚,巨物们终于得到了满足,推出了她的身体。她身下的两个小口已经无法合拢,倾斜着长时间被堵在体内的精液,交欢的痕迹留了一地。
    评论拉,收藏啦,谢谢老板们。
    --

章节目录

清心寡欲(高H短篇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gug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ugu并收藏清心寡欲(高H短篇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