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

    脚下轻动,身影幻灭间便没了踪影。

    凌沉挑了细眉,嘴角轻抿。

    她感觉到了那人灵力所向之处

    那人从身后靠来,双臂环住她的身子,下巴轻轻搁至凌沉那略微消瘦的肩头

    凌沉听得见他逐渐急促的轻微喘息

    “我刚要进房去寻沉儿,沉儿怎么就出来了?”

    “沉儿穿红衣真好看。”

    “沉儿...”

    杨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喝的有些多了?

    头脑有些胀胀的,浑身上下也在莫名发着热气

    只感觉自己肚子里,心里,脑海里,有好多想要同沉儿讲的话

    怀中人缓缓转过身子,微微昂首看向自己,

    许是真的喝多了,眼前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他看得见沉儿月光下如玉凝脂般的皮肤,

    一双杏目眸色比扬洒而下的月光还要透亮

    薄唇启合,似乎在说着些什么,

    凌沉一对细眉微微蹙起,神情之中带着些许担忧:

    “杨影,你还好么?”

    “我...”

    话还未讲完,便被凌沉轻巧巧的环住脖子,宽大衣袖顺着肌肤柔顺滑下,露出其下如雪肌肤。

    薄凉的唇轻轻覆上他的唇,杨影因着这清凉之感清醒了许多、

    月光下她长睫微颤,眼角的朱砂使得清冷面庞少见的平添了几分红尘之气

    唇齿交缠肆意绻磨,眼前人是自己的心上人,他实在是舍不得闭上眼

    于是细细看着沉儿紧闭双眼,认真的模样,

    实在是惹得自己心底发痒,杨影缓然伸手,扶上她不盈一握的腰肢。

    离开了那两薄凉的唇,顺着脸颊,至耳垂,

    最后落于她颀长颈部,细细吸吮。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文!

    ☆、番外——小师父

    “你说的是真的?没有开玩笑?”

    小师父定定的看着前面不远处坦然自若的陶明轩, 目光冷厉, 语气淡然。

    明轩微微一愣, 难不成是自己讲的太突然?竹儿...还不能接受?

    一路上自己确实好好想了一番,杨影走前同他讲的那番话:

    “自小到大,明轩的世界里便只有我和你兄长两个人, 影哥哥知道,你过得一直十分孤独。你影哥哥我偏偏又那般不教人省心,让你担心了整整十年。”

    的确啊, 十年来,没了杨影,他的身边便只剩下了杨影留给自己的小绿珠了。

    “遇上一个自己心仪亦是心仪自己之人,很难的, 明轩你一定要去留住她, 哪怕是千辛万苦,跨越山河湖海。”

    他觉得,一向不正经的影哥哥,那次总算是说了一番正经话。

    陶明轩上挑嘴角:“自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竹儿?”

    之前猜想过竹十来种竹儿知晓此事后的模样, 是羞怯?是迟疑?是欣喜?

    等到他眼前忽的蒙上黑乎乎的一片,身子不由自主的被股巨大力量席卷而入,便连意识也因为剧烈旋转而逐渐失去时。

    方才知晓自己之前那数十种猜想全是瞎扯。

    再次睁开双眼时, 却是身处一略显破旧的草屋之内,陶明轩双手被绑于身后,双脚亦是被人用草绳绑了住。

    正半躺于一张简易的, 亦可以说是不很结实的木床之上。

    绑的并不是很紧,不痛不勒,然而他却怎么也挣脱不出。

    正疑惑自己是怎么搞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方才不是和竹儿讲话讲的好好的?

    难不成...是有人偷袭于竹儿?

    他被自己这没来由的猜想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今竹儿不在自己身旁,指不定便是出了什么意外。

    想着这些,陶明轩便顾不得什么绳子什么法诀,下了床便向着门的方向一下一下艰难的蹦着。

    “明轩哥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噗——

    被这突如其来的清脆少女音吓得一激灵,陶明轩脚下一个不稳,眼见就要摔了下去。

    身下却忽的现出一团浓烈黑雾

    陷进去的时候,暖暖的,软乎乎的,很是舒服。

    “起来啊!”

    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羞恼,陶明轩猛地一个激灵,连忙回过神儿来,哦了一声后稳住脚下,重新站了起来。

    这声音他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心中的一颗石头亦是放了下来

    竹儿没事便好

    黑雾缓缓凝聚,从中逐渐隐约一人影。

    黑沉沉的眸子慌忙遮住一丝仓促,脸颊上红潮尚未来得及褪去。

    竹儿极为迅速的抬眸看了眼陶明轩,后又极快的埋了下去。

    这是...害羞了?

    陶明轩微微一怔,脸上似乎也热了起来。

    可他脸上的燥热去的却还没有自己竹儿的快,几乎是眨了几下眼的功夫,竹儿的面色便已然恢复了。

    她搀扶着陶明轩回到了床边,却并没有要帮忙解开手上脚上绳索和法诀的意思。

    暂且顾不上这些,陶明轩仔细看了几眼竹儿。见她并无大碍,这才疑声发问道:

    “竹儿,是谁带我们来此处的?”

    竹儿眨巴眨巴眼睛:“我啊。”

    说着这话时却又向前凑了凑。

    陶明轩此时正是半躺于床上,没料想竹儿会忽的爬上床凑过来,一时慌张,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一向脸皮薄,自小脸红就瞒不住任何人,方才脸上那片火辣辣还没过去,此时却又是袭来一阵。

    许是同自己在陶府待久了,竹儿的身上,有一股翠绿青竹所带有的淡淡清香。

    鼻尖萦绕着淡然香气时,竹儿已然是凑近到了两个人鼻尖对鼻尖的地方。

    那双黑亮的眸子分外有神,原本远看还看不出些什么,如今离近了看。

    陶明轩竟是看的出了神

    少女嘴角勾起,露出两个浅浅酒窝

    “既然明轩哥哥担心我,心仪我,不如便同我一起远离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事,我们一起逍遥快活胜神仙,如此可好?”

    她歪了歪头,长长的马尾因着她轻微摇晃荡来荡去。

    随着陶明轩一颗逐渐漂浮而起的心一起

    左一下,右一下

    他慌了心神,哪里还有空去想什么家族之事兄长之事,只知晓自己心里有个声音一直焦急欣喜的蹿腾着自己应了这句话

    喉结上下滚动,陶明轩暗暗咽了口水:

    “好。”

    少女面上笑容愈发的明灿了,同窗边透过的日光一样晃了陶明轩的眼。

    “那好!明轩哥哥便是我的人了!”

    毫无预料的吻上了他的唇,灵巧的舌尖极快的便撬开了他还未准备好的牙关,少女卷了他口中温湿的舌头,缱绻缠绵。

    松了的衣袍从肩头滑落,白皙圆润。

章节目录

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笛无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无音并收藏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