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宝宝师弟停在冷宫附近,看着自己手中的黄蜂向其中一处房子飞去,自言自语道,“看来是来找那个九王爷了。”

    “谁在那里说话?”前方拐弯处传来疑惑的声音。

    宝宝师弟眼中寒光一闪,噗的一声那个侍卫就倒地不起,失去了生命。

    “不在这里?”进了院子,黄蜂盘旋不已,宝宝师弟仔细一想便明白人在密室。

    之前为了防止梁笙再次不知所踪,他在师兄的身上抹了他自己特制的药水,洗不掉的一种秘制香料,只要用手中的这只黄蜂追踪就能找到未知,不过如果对方要是距离远了还是不行。

    ‘嗯哈!不……不行了……’

    痛苦中带着甜腻的呻`吟在前方响起,虽然一直叫着不行了不要了,但还是透漏着对方的舒爽与快`感。

    宝宝师弟气的咬牙快步冲了进去。

    “师兄!”

    九王爷看见宝宝师弟像看见了救星一样,一脸眼泪,跪趴在地上脏兮兮的:“快……快来救我!”

    不知被身后的男人干了多久,强烈到承受不住的感觉让他几乎快要崩溃,没命的操弄让他的后面已经麻木,只知道迎合,再这样下去九王爷严重怀疑自己真的会沦为这人的性`奴。

    “师兄……”宝宝师弟见梁笙不理他,还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当下心中慌乱,声音都带着哭腔。

    “别喊了……”九王爷有气无力,“哈!别,他,恩,他现在失去了神志不清啊!别干那里!”

    九王爷现在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他被梁笙撞击的呻`吟断断续续,破碎不成语调。

    进出在九王爷体内的是他的真家伙,宝宝师弟很快明白了这一点,后`穴顿时有些麻痒饥渴,身上还有上次梁笙命令留下来的绳子,在宝宝师弟的身体里塞着,包括阴`囊上的夹子,他都没敢取下来。

    “唔。”宝宝师弟闷哼一声,身后的绳被他用蛮力拽了出来,互相之间摩擦的快`感让他头皮发麻,前端几乎是立即弹跳着起来。

    “师兄。”宝宝师弟夹紧了双腿,伸手将九王爷扯到一旁,自己把梁笙推倒,抬腿坐了上去。

    “啊!”宝宝师弟仰头尖叫了一声,腰肢发软,扑在梁笙的身上。

    梁笙有些不耐烦的推推他,起身拉开他的双腿,狠狠的插`了进`去。

    九王爷虚弱的躺在地上,有些自嘲的苦笑,他疲惫极了,努力爬上小榻上就昏睡了过去。

    “大人,这里有个密室!”正在搜寻的侍卫突然报告。

    “哪里?”将领立即过来,按照侍卫说的地方蹲下,伸手在地上敲了敲,果然发出空空的声音,预示着下面有一个密室。

    很有可能是皇家密室,不能擅自行动。将领吩咐道:“守着这里,我去禀报皇上,不准让任何人进去。”

    “是。”

    “密室?可是九弟那里!”皇帝问道。

    “是,是九王爷屋内的密室。”

    皇帝暗自懊恼,怎能把这个地上忽略过去。“朕要过去!”

    到了地方,周围有人围着,皇帝见没人进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全福跟朕进去,你们在外面守好。”

    “是。”

    密室里还是一室春`色,只是此时此刻梁笙的药效已经解了,太过激烈的运动让他浑身疲惫,而且就在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阴差阳错恢复过来的武功再一次从身体里消失了。

    “荒唐!”皇帝见状气的脸色发白,眼前一阵发黑,身子晃了好几下,要不是全福在身后扶着,他肯定倒在了地上,“简直是,这简直是……”

    皇帝气的说不出话来。

    九王爷和宝宝师弟还在昏睡着,人事不知。只有梁笙一个人清醒着,冷眼看着皇帝。

    “跟朕回去。”皇帝伸手捉住了梁笙的手腕。

    后者衣不蔽体,皇帝将龙袍解下来披到他身上:“跟朕回去吧,好吗?”

    “呵。”梁笙嘲讽的冷笑一声。一想到就是他间接导致了现在的这种局面,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不要逼我。”皇帝抓住梁笙手腕的手指渐渐用力,将他的手腕捏出青紫色的淤痕。

    “我可不敢。”梁笙冷眼看他。

    皇帝恨恨的抬头盯着梁笙的双眼,忽然松开双手退后一步,偏过头:“全福。”

    “是,陛下。”全福快若闪电般的出手,轻松将梁笙的肩膀卸了力,然后将他抱在怀里交给皇上。

    “别怪我,你太不听话了。”皇帝摸着他的脸轻轻的呢喃,“你太不听话了。”

    梁笙脸色苍白,肩膀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他从心里打了一个寒颤,涌出一股寒意。

    “现在跟我回去吧。”皇帝在梁笙的脸颊上蹭了蹭,也不管身后的九王爷和宝宝师弟,就这么直接走了。

    梁笙被皇帝带去了另一个密室,那是在皇帝寝宫的密室,里面温暖舒适,不像是密室,倒像是一处静心准备的牢笼。

    或许就是用来关住梁笙的。

    “喜欢吗?”皇帝将梁笙放到床上,“我准备了好久,就是为了让你有一天会乖乖的留在我身边。”

    床褥柔软丝滑,梁笙整个人轻轻的陷了进去,皇帝这是准备长期幽禁自己,准备将自己幽禁在这种不见天日的低下密室里,让自己的世界只剩他一个人。

    梁笙明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即使是反抗也没有任何用,皇帝如今已经沉醉在了自己的世界,听不进任何话了,但是梁笙还是想尝试一下。

    “我不逃跑了,你放了我吧。”

    “你乖乖的,不要动,等下可能会有点痛,不要忍住啊。”皇帝完全不准备去听梁笙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他这是要做甚么?梁笙心中疑惑,这种诡异的话让他心中逐渐不安起来`尤其后来皇帝投向墙壁的目光,更是让他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

    那里有一个牢固镶嵌在墙壁内部的铁环,连接着一根粗粗的铁链,因为与墙壁的颜色接近,所以刚刚梁笙没有发现。

    这会儿皇帝伸手将铁链吃力的拉扯过来,死死的按住梁笙的脚,喀嚓一声用铁链将梁笙的脚踝锁住。

    “你干什么!”梁笙徒劳无力的想将自己腿上的铁链甩掉。

    皇帝充当做没听见,又找来粗粗的绳子把梁笙牢牢的绑在床上。

    真是风水轮流转,梁笙只有苦笑了。

    梁笙的衣服已经被扯了下来,皇帝膜拜一样在他的身体上仔细的一点一点的亲吻,格外照顾胯`下那处,只是那里因为药效已过的原因,依旧软趴趴的。

    “真是不听话。”皇帝伸手点了点那根,态度亲昵到诡异,梁笙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他转身离开密室,留下梁笙一个人在此。梁笙松了一口气,自己脖子上的小哨子还在,自己就有机会脱身,之前已经将母蛊种到了皇帝的身上,剩下的时间里就是努力让他放松警惕了。

    过了许久,密室的门重新被打开,皇帝身后跟着另一个人,梁笙费力的看了一下,才发现那是林温云林太医。林温云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药箱,弯着腰,看起来有些重的样子。

    他找太医来做什么。

    “等下你在一旁侯着,旁的动作一个都不要有,不你这颗狗头就不要留了!”皇帝眯着眼威胁。

    “是,微臣知道了。”林温云淡然的点头,将手中的药箱放到一边。

    梁笙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大。

    皇帝端来烛火凑近梁笙,手中锋利的刀片在灯光下泛着寒光。他将刀锋在火苗上认真的烧烤着,一遍一遍。

    梁笙总算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心中蓦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让他的牙齿都有一些打颤。

    他居然,想真正的阉了自己!

    皇帝似乎是看出了梁笙的心思,他扭过脸温柔的笑了笑:“你别担心,就是痛几天而已,我让林温云照顾你,伤口愈合了以后你的生活没有差别,也能正常的小解。”

    一块毛巾被塞进了梁笙的嘴里,他被绑紧,丝毫不能动弹,他静静的看向林温云,后者眼中有着不忍和稍安勿躁的安抚。梁笙愣了一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皇帝放下烛台,将梁笙那处温柔的提起,与左手截然相反的右手却是狠厉的向下切去。

    梁笙脸色瞬间白到极致,身体的肌肉痛到痉挛,嘴里的布巾被他快要咬烂,嘴里有着血腥的味道。

    “还愣着干什么!”皇帝厉喝一声。

    失神中的林温云立即回过神前来止血包扎。

    感受着噬魂的钻心痛苦,梁笙的眼神已经几乎疯狂,他在心底扭曲着笑意。

    炘晟,我梁笙逃出皇宫的那日就是你的命丧之时。

章节目录

宦官弄朝(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有人无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有人无品并收藏宦官弄朝(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