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婚之独爱萌妻 作者:二月榴
    四目相望,这是皇甫越与钟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恃,两人仅仅只是这样相对而站,一瞬间就让混乱的场面安静下来。当然,安静中更像是蕴藏着什么仿佛一触即。因为他们无论是从相貌、身高、气韵都如此相似,同样的丰神俊朗,就连身家都旗鼓相当。
    可是在皇甫越的认知里,皇甫越与余糖糖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插足过别的什么人,无疑,此时钟诚的出现对他来说是是突兀的,也是不可允许的。
    “让开。”
    他吐出两个字,虽非极冷,却也让在场的人都感到了那种压迫,然而这于钟诚而言,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先生,她是女生——”
    他站的仍如一棵松柏般挡在余糖糖面前,悍卫者的姿态。可是于皇甫越而言,他的世界里何曾需要别人来悍卫余糖糖?所以钟诚的话没有说完他便一拳挥了过去,伴着钟诚倒下去的身子的是余糖糖的惊呼声。
    她下意识的动作是去搀扶钟诚,却感到腕子一紧,竟是皇甫越捏住了她。
    四目相望,他眸光灼灼却又透着寒意,而她眼睛里是对他的失望。
    “放手。”
    安然受了那么大的伤害,他却维护着杜峰,从小到大他虽然嘴巴上对自己很坏,可是却是一直宠着自己的人,而她也理所当然地享受他护着自己,直到此刻。也许心里看得越重才越接受不了这种落差,所以余糖糖此时才会失望、难过。
    皇甫越自然是不会放的,反而捏的愈紧。因为他知道她此时的表情虽然冷然,但她心里其实一定很难过,若是放手只会让彼此关系更糟,然而下一秒他捏着糖糖腕子的手也被钟诚捏住。
    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复杂和紧张!
    皇甫越从来都不是受制于人的人,他立即放掉了余糖糖,反手与钟诚动起手来。两人你来我往,就那样在医院的走廊上拳脚相加,且为了避免伤到余糖糖而将她舍在原地。
    余糖糖分不清自己的心理,明明生着那个人的气,可是看着两人过招,心里又紧张到了极致,几乎第一下都受着牵引般。
    “闹够了没有。”最后终是受不了自己心里的煎熬,吼完转身走开。
    她相信只要她离开,他们便不会再打。
    “余小姐!”钟诚比皇甫越更早地追上去,将皇甫越留在了原地。
    “哥。”杜峰担忧地喊。
    他知道他错了,他今天是有点冲动,可是他没想到会害安然成这样,更没想让皇甫越因为自己与余糖糖弄到这个地步。
    皇甫越却没有理他,而是一直看着余糖糖离开的方向,直于拐角处完全看不见。从前的时候他只要受了一点伤,她都紧张的好像痛在自己身上。今天,她却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
    彼时,余糖糖已经疾步出了医院,手突然被人从后拉住,她气呼呼地转头,本以为是皇甫越却看到钟诚的脸。表情有一瞬间的收势不及,随之而来的便是尴尬,因为竟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没事吧?”倒是钟诚一脸关心地看着她,模样分外自然。
    余糖糖看着他脸上的擦伤,倒不好意思起来,摇头。
    钟诚唇色微勾,笑的一脸坦诚,也放下心来,说:“没事就好。”
    余糖糖看了一眼门诊楼的方向,来来往往,唯独没有那个人,心头不由失望。低眸间看到钟诚手里拎的东西,应该是给安然准备的,那些红糖和粥都混在了一起。
    “这些看来是不能用了,要重新准备。”钟诚仿佛这时才注意到自己一直拎在手里上的东西的惨状。
    余糖糖看着他脸上的伤心头涌上一抹歉意,一边接过他手上的东西,一边说:“我陪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怎么说他都是随自己过来的,看那些准备的东西也都在为自己忙前忙后,心里歉意更深。
    钟诚也没有推脱,随她返回门诊。糖糖让他坐在门口排队,然后将他手里的东西扔进垃圾桶,便跑去挂号了。
    这个时间门诊患者倒也不多,她拿了号回来时,钟诚已经在诊室。多亏他躲的及时,只有拳风擦过脸颊,不过只是皮外伤。
    不过这么帅的男人脸被伤了,还是令给他处理伤口的护士感慨不已,还好心地拿了个冰袋给糖糖,让她给钟诚敷着。
    糖糖只好接了过来,蹲下身子给他压在伤口上。
    “年轻人不要随便动手,伤了还不是女朋友心疼,这么漂亮怎么忍心。”护士年纪还是长了一点,一副过来的人的口吻,叹息着走了。
    糖糖身子半蹲,手上拿着冰袋。四目相望,被误会了关系倒有点尴尬。毕竟若说他们不熟,他们却是小时候就认识,若说熟?又是最近才刚刚见面。
    “我可以喊你糖糖?”喊余小姐总是显的太生疏,更何况两家本就是很好的关系,最主要的他心里渴望喊这个名字,好像这样喊着两人的关系也显的更近一些。
    “当然。”相比起他,糖糖倒没有多想,毕竟就算小时候的情分也是无可厚菲。
    钟诚笑了,喊:“糖糖。”与此同时,他伸手扶住自己脸上的冰袋,其实是覆住了她的手。
    四目相望,他的眼神里仿佛带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几缕绻缱,而这个名字也仿佛在心里喊了无数遍。
    余糖糖自然不知他所隐藏的那些情感,只是觉得他的目光有些让人不好直视,低下了头。
    皇甫越过来的时候,正是看到这副场景。
    两人离的那样,像是情侣一般。钟诚深情地望着她,而糖糖眸子低垂,显出几分“娇羞。”妒火突然在胸口燃烧,他大步上前,直接将余糖糖拽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力道令糖糖有点懵,她都没来及看清是谁,就已经被皇甫越抗上肩头。
    众目睽睽,皇甫越满脸的怒火抗着她穿过门诊部的走廊,拉开车门便将她扔了进去。
    余糖糖只感到一阵天翻地覆,都没坐稳,他一脸俊脸便迫近在眼前。四目相望,他眼睛里的火焰犹没有熄灭。
    “皇甫越!”她连名带姓地喊他,彰显着她同样未消的怒意。
    皇甫越不说话,只是将她圈在自己的与车门的范围内。
    余糖糖周身都是他的气息,莫名的不自在,推着他的胸膛问:“什么疯?”
    下巴却被他捏起,咬牙问:“怎么?打扰你们了?”看刚刚那情景,他不出现,她是不是就要被勾走了?
    余糖糖开始不懂你们的意思,稍一想才明白过来,脸色不由胀红,又羞又恼,伸手捶他,骂:“混蛋。”他怎么可以误会她?怎么可以这么说她和别的男人?手却被他捏住:“余糖糖,你见过真正的混蛋没有?”
    余糖糖不明所以地抬头看着他,下一刻,他就这样吻上来,包裹住她柔软的唇。
    “唔……”余糖糖下意识地去推他,却被他干脆压在椅垫上。
    当时皇甫越是真生气了,想到她第一次看那个男人花痴的样子,想到那个男人居然跟自己叫板,想到刚刚她手拿着冰袋给那个男人敷脸。
    她是他从小养大的公主,什么时候轮到其它男人来插手?什么时候允许她多看别的男人一眼?
    这样想着,心里就愈地狠。舌翘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强行与她勾缠在一起。
    余糖糖虽然已经二十几岁,但是因为皇甫越的过度保护,根本连接吻的技巧都生疏异常,又何谈此时的吻?只觉得心里慌乱,一味地推着皇甫越。
    只是此时她越是推拒,对于急于得到肯定的皇甫越来说,得到的*就愈加强烈。于是他的手隔着衣料抚弄,且愈加肆无忌惮起来。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是自己的,她只能是自己。
    这么多年来他不是不渴望,只是一方面觉得她还小,另一方面也为她的迟迟不开窍生气,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捅破自己的心事。此时积压在心头的渴望强烈起来,只听嘶地一声,她的裙子被扯开,露出精细的锁骨,以及圆润的肩头……
    突兀地这一声让彼此瞬间回归现实的同时,车厢内的一切也嘎然而止,四目极近相望,她脸上呈现出一抹狼狈的尴尬,赶紧捂着自己被撕坏的衣服别过头去。
    其实何止是她,就连皇甫越都没有想过自己一直徘徊游移的心事会在今天、在此时、在这样妒火中烧的情况,将感情就这样坦露在她的面前。
    气氛一瞬间的凝滞,他酝酿了半天楞是没有说出半个字来。目光落在她被扯坏的衣服上,然后调整心绪动引擎。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驶离医院,车子在两人沉默中一直开进他位于半山的别墅。
    佣人们正在郁郁葱葱的院内忙碌着什么,白色的建筑如同城堡一般,看上去一派祥和。管家看到皇甫越的车子驶进来,已经迎到车门前。
    “下车吧。”他拔了钥匙推开门,转头却现余糖糖还捂着肩头的衣料卧在里面。
    皇甫越只好绕到副驾驶座,拉开车门,然后当着她的面将自己的衬衫脱了裹住她的肩头,然后将她从车厢内抱出来,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别墅。
    男人的皮肤偏白,可是肌理分明,倒三角的好身材令很多女佣都红了脸颊,但是更多的好奇还是落在余糖糖身上。她卧在皇甫越怀里难得的老实,手胸口的布料,接触到佣人投注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脸几乎要埋进皇甫越胸前的布料里。
    要知道对于皇甫越来说,这丫头在自己面前就是只小野猫,张牙舞爪惯了,像此时这样安静的时候不多。尤其脸颊一抹嫣红,真是醉了他的眼眸。
    余糖糖只顾着害羞,直到被他放到床上才有点醒过神来。不由伸手捶了他一下,埋怨道:“皇甫越,本小姐的清誉今天都被你毁了。”
    本以为他放下自己就离开,岂知这次他却任她打着。只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所以她才与他定定瞧着自己的目光对上。
    “余糖糖,我愿意负责。”
    他的眼睛那样好看,鼻子那样好看,脸和额头也好看,就连翕张的薄唇都那样好看,是她看了二十多年都依然觉得很帅气的五官。可是他此时的眼神却是无比认真的,虽然在车厢里被吻的时候有点预感,此时他那句话还是让她的心湖起了波澜。
    胸口敲鼓一般咚咚地响着,好像要跳出嗓子眼一般。她眼神有点慌,结结巴巴地问:“你说什么?”其实此时她是理不清自己的心绪和情感的,只是本能地询问。或许是不能置信那句话的意思,所以想要再听清楚一些。
    皇甫越看着她的模样却笑了,并没有再一次重申,因为他知道她需要时间来消化。可是看着她此时披着自己衬衫坐在床上的模样,他又有那么一些不想她冷静下来。唯恐她冷静下来就会犹豫,就会不喜欢自己,这样想着,捏着她下巴的手便改而捧住她的脸。
    他掌心有点潮潮的,应该是出了汗,可是余糖糖却觉得脸颊微微地热,好像被蒸笼蒸着了般。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她在皇甫越的眼中是绝美的。人生二十多年,他想要将她纳入自己身下,照顾一辈子的念头是那样强烈。所以她紧张地屏着呼吸时,只能眼睁睁看到他的薄唇再次欺过来。
    温热柔软包裹住她的唇瓣,并没有像在车厢里那样急切、激烈,仿佛她是珍宝,需要他这样虔诚地细细雕琢、呵护,直到她在他身下绽放……
    他们的感情有二十多年,比任何人爱情其实都成熟,但也同样青涩。开始时虽然那样迫切却又不得不慢慢摸索,以至于很久才找到“关窍。”
    这场酝酿了太久的爱恋,最后演变失控,以至于久久不息……
    余糖糖疲惫地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她看了眼时间显示凌晨2点,吓得马上从床上坐起来。但由于动作太急,腰部传来一阵疼痛,令她低喘出声。借着台灯的光线去看,纤细的腰两侧都带着青色的指印子。
    蹙眉间,一只男人的手臂环过来,他凑过去轻呵着吻了吻,说:“对不起,下次我轻点。”
    虽然认识二十多年了,自己再窘的模样他也见过,可是她毕竟是女孩子,刚刚生这样亲密的关系,她还是有点不自在,下意识地往后避了避,说:“我该回去了。”
    光线太暗,皇甫越一时看不清她的脸色,只是怕她会后悔,所以紧张地抓住她的手臂,正欲说什么,外面便传来了车子引擎的声音,车灯在窗外的光线也跟着闪了一下。
    皇甫越还来不及想这么晚了谁会过来,就听到楼下一片吵杂,接着管家上了楼,敲门,声音有些为难:“少爷,骆少腾先生来了,要找糖糖小姐。”
    两人在床上本来就尴尬,这一听父亲的名字糖糖当时就慌了,差点就跌下床去。要知道她从来没有夜不归宿,也难怪骆少腾会找上门来。彼时的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手机遗留在皇甫越的车里,家里找她都找疯了。
    “糖糖。”皇甫越喊,声音相对镇定一点。余糖糖抬头看着他,他说:“别慌。”那眼神其实更有力地传达着两个字——有他。
    今天生的一切都很突然,糖糖其实还没有时间去回顾,可是此刻她看着皇甫越,心莫名地就定了。
    这深更半夜的,两人匆忙起床。皇甫越连澡都来不及冲,找了套衣服随便穿上便下了楼。
    彼时的骆少腾正安然泰之地坐在客厅内的沙上,面前搁置着管家命人奉上的茶水。不说他与生俱来的高贵,单就他是自家主子未来的岳父而言,管家也是半分怠慢不得。
    他听到脚步声抬头,正看到皇甫越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匆匆忙忙地下来,眉头微蹙。
    “骆叔叔。”皇甫越喊,很有礼貌的样子,大概已经猜到他来的目的,模样坦然又谦恭。
    这世上也大概只有余糖糖的父亲能让他如此了,就连其父皇甫曜都未必有这样的待遇。
    骆少腾微微颔首,面上倒没表露什么,只是抬眼间,余光正瞥到自家女儿穿着件男式衬衫蹑手蹑脚地从主卧里出来,闪进了隔壁的一间房内,脸色不由变的极为难看。
    皇甫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自然也瞧见了,暗叫一声不好。再定眼,就已经对上骆少腾冰寒的眸光如利箭般朝自己射来。
    其实糖糖平时来皇甫越这儿比较频繁,隔壁早就默许是她的房间,她此时只是急着闪进去找衣服去了,总不能穿着皇甫越的衣服见人。只是当她出来的时候,骤听到楼下一声惊呼。探身去看,便见一个茶杯在地毯上翻滚着,而皇甫越的衣角正在露着热气。
    “爸!”余糖糖心头骤紧,快步奔下楼来。
    骆少腾此时的脸色极为难看,只是并未看向余糖糖,而是依旧落在皇甫越身上。热茶虽然晾了一会儿,但现在是夏天,浇在衬衫薄薄的衣料上,他皮肉还是感到一阵灼痛。
    “皇甫越,你怎么样?”余糖糖嘴里虽然喊着骆少腾,可是整颗心都已经在皇甫越身上。
    “没事。”皇甫越薄唇轻勾了下,看着她摇头安慰。
    其实见识过父亲最初怎么对待晨晨的老公,他觉得骆少腾只是这样对自己并不算是什么事。
    余糖糖却已经掀开了他的衣服,看到腰侧被烫的红肿一片,当下就急了,喊道:“你傻啊,怎么不知道躲开?再说,这是你家,把他赶出去都成。”余糖糖此时眼里全是皇甫越身上的伤,心疼滴出来了,所以嘴里全是赌气的话。
    皇甫越刚想安慰,骆少腾愠怒的声音已经传来:“余糖糖!”
    心里想着真是女生外向,这还没结婚呢,她就教唆皇甫越赶他老爹了。
    余糖糖才不怕他,红红的眼睛瞪着他,嘴巴瘪着,看上去生气又委屈:“腾腾,你如果再敢伤害皇甫越,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这都多大了,当着外面的人还撒娇?骆少腾抚额,顿时觉得一阵头疼。
    皇甫越见状,赶紧将余糖糖拉至自己身后,跪下来说:“骆叔叔,我是认真的,我会对糖糖负责。”于她,他从来没有抱着玩玩的心态,也从来没有乱玩过。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尤其自己女儿明显就已经认定了自己的心意,骆少腾便知自己再为难便只剩下棒打鸳鸯的讨厌角色。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就这样把自己女儿拐到手了,他又不怎么甘心,所以脸色很臭。
    “明天,让皇甫曜过来提亲。”每字每句都仿佛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皇甫越恭敬回答。
    “爸?”糖糖仿佛此时想到要去体会父亲的心情,然而他已经离去。
    骆少腾乘着车子离开皇甫越的别墅不久,身上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眼来电,将车子停在路边才接起,喊:“老婆。”
    “找到糖糖没有?”那头的余小西问。
    “找到了。”骆少腾回答。
    余小西听出他话里低落的情绪,试探地问:“在皇甫越那里?”
    “嗯。”骆少腾依旧回答的心不甘情不愿。
    其实两人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每一次互动余小西都看在眼里,觉得这是迟早的事。只是骆少腾对糖糖早过宠爱,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一直不愿意面对罢了。
    “少腾……”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父亲的心情,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丈夫。
    “咱们准备嫁妆吧。”半晌,骆少腾的声音才由话筒里传来。
    那头余小西不知应了没有,他便挂了电话。手握着方向盘看向霓虹璀璨的街头,犹记得那一年他知道糖糖是自己亲生女儿时的心情,犹记得那一年小小的她穿着白裙在绿茵的草地上奔跑,脚边跟着一只蝴蝶犬。
    画面不知不觉流转,转眼那个穿着白裙的她已经蜕变成亭亭玉女的女孩。身披洁白的婚纱,由他亲手交付给另一个男子……
    ------题外话------
    故事就到这里吧,我知道有些仓促,但番外榴本来就是不打算写了的,只是看群里的姐妹一直很期待才试着写了几章,希望你们满意,么么哒(づ ̄3 ̄)づ╭?~
    新文还在筹备中,这次休息的时间貌似也长了一点,大概6月底或7月初正式开坑,届时榴会公告通知大家,亲爱滴们也记得一定继续支持榴哟,爱你们~
    校园港

章节目录

盛婚之独爱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二月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月榴并收藏盛婚之独爱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