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河流动的小岛上,孟良凡不知睡了多久,才慢慢开始醒来g。
    “好久没有这样舒心的睡上一觉了”,这一觉,他居然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死寂一般的沉睡,没有梦境,也没有喋喋不休的人打扰。
    “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死亡的感觉!”
    你的想法很危险!
    这时,一个潜意识里面的声音提醒他,这声音倏然又消失了不见,孟良凡只当是一种错觉,浅浅的笑了笑,摇了摇头,“那,与我何干?”
    他从一个树木搭建的小树屋里醒来,周围没有一个人。这些树木还是之前的那些树木,没有一丝丝的改变。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醒来以后,都会有许多的记忆顷刻间涌现在脑海里,这里,他和普通人并没有区别。他这才想起,自己是被周天雷蜗所伤。
    他抬起自己的双臂,伸出自己的五指,一切完好如初,没有一点摧残的痕迹。关于受伤之后,他昏迷期间的事,他没有一点印象!
    他站了起来,缓缓走出树屋,总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之前沉重了许多。他看着有些许惨淡的星河,很是担心大家的安全。他正要施展星魔眼寻找其他人的踪迹,然而马上便陷入了惊恐之中。
    “我的神力呢!……”不,他陷入了疯狂的咆哮,一切都没了,结束了。他重复施展自己其他的神技,什么镜,什么冥火……然而,终究是对着空气像个傻子一般比划而已。
    他开始惊慌,这是在做梦,都是梦,醒醒啊……他麻醉式的呼唤自己醒过来。但无论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谁又能分辨得清楚呢?此刻的他,更是难以分辨。
    他看着周围的怪树奇石,还有天上金银色的星河,“这不是梦,为什么会这样?……”他不停的问了许多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就在他崩溃之际,天上的星河间划过一个似光的黑影,倏然落在了他的跟前。原来是小黑。由于小黑煽动翅膀时带着风,所以小黑着陆的瞬间,让他摔了个踉跄跟头。
    他翻身坐了起来,看着一身狼狈的小黑。小黑长得本来就不好看,眼下和之前想比,更是皱巴巴的羽毛,还有烧焦的味道,在烧焦的羽毛中间,还有血腥味……
    孟良凡立刻追问小黑事情的前因后果。小黑用翅膀捂着眼睛,哀嚎的只剩下哭泣,眼泪滴答滴答的砸在脚下的砂土小岛上。
    “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
    孟良凡越是追问,小黑哭得越是伤心,看得孟良凡踱步起来,非常着急。
    孟良凡呵斥了一声,小黑才擦了擦眼泪。小黑蹲下身来,示意让他坐到自己的身上带他出去看看。
    失去神力的孟良凡,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费力的蹭了片刻,才爬上小黑的背上。他抓紧了小黑的羽毛,随着小黑飞跃了天上的星河,冲了出去。就在他刚刚飞出星河的时候,他差点窒息而亡,因为在混沌眼和八荒之间的空气和光,让他很不适应。还好手指上的穷书戒指还拥有一些神力,救了他一命,让他渐渐舒缓过来。之前众人之所以能在这些地方立足,是因为拥有神力护体,可眼下自己废人一个,什么神力也没有,谈何立足。
    小黑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也将自己脖子上的玉佩断开,给了孟良凡保护他的安全。
    小黑载着孟良凡继续朝着中间的混沌眼而去,越靠近混沌眼,孟良凡越是感受到了莫名的心痛,还有莫名的害怕,这是他很久以来没有感受到的。
    在距离混沌眼不远的地方,孟良凡看见了鲜血染红的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里,貌似有不少停在空中的光条。越是靠近,也就在百米的距离,他才渐渐透过血泊,把那些东西看得清楚。
    “提修,锁离,问天……”他们所有人脸色苍白,全部被钉在了一根根星纹的白柱上,鲜血顺着柱子流淌。他们全部都是头部垂下,毫无动作,如同死去一般。
    孟良凡很是着急,催促小黑飞快一点。然而就在咫尺的距离之间,小黑撞上了某股力量,被撞得退出几十步,颤抖着翅膀吐了口血。
    是阵法结界!
    孟良凡差点从小黑的背上摔下去。小黑没有放弃,它退后了数十步,蓄势待发,准备再次撞击结界。孟良凡察觉了它的意图,立刻阻止了,“不能冲动,你我会死的”
    小黑无法,只能在空中,血和泪并落而下,哭得极其凄惨。只因为在那结界之内,炫夫也被钉在了最中间的一根柱子上。孟良凡看见这般惨象,急火攻心,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孩子,我可怜的孩子”。莫名的心疼,让他确认那是他的孩子。
    孟良凡用他悲伤和绝望的眼睛,看着结界之内的景象。结界之内,是一个形状如同勺子一般的阵法,阵法的七个点,立着七根悬空被染红的星纹白色光柱,已经不知道原来的柱子是红是白。七根柱子上钉着囚羽,问天等七个魂魁。在勺子最中央,还有一根比其他柱子长两倍的柱子,其他的柱子星白色居多,中间的这根柱子则是星黑色的主体色。中间这根柱子从中间断开的样子,平分这柱子的长度立在勺子中间,而柱子两段各自钉着的正是炫夫和猴子。整个结界紧贴着混沌眼的光壁,八根柱子,好像就立在混沌眼的光壁上一样,外面的七根柱子,一边三根,一边四根,长度如同分针和时针的长度,围绕着中间的黑柱,已黑柱的断点处为圆心,不停的旋转。混沌眼上,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平面阵法图与上面的阵法对应。在整个阵法的驱动下,混沌眼时而膨胀,时而收缩,很是激烈。在阵法黑柱的下方,混沌眼光壁上,貌似有一个彩光夺目的入口,那入口在一点一点的向外拓展。
    “破军,你给老子我,王八蛋,尼玛的屠夫……”孟良凡怒不可遏,在哪里破口大骂破军的所作所为。这时,在血泊的另一边,那只索伦之眼才渐渐明晰起来,朝着孟良凡的这边驶过来。
    破军极度兴奋的笑着说,“终于可以打开混沌眼了”
    伴随着强烈的压迫感,孟良凡差点被压成粉碎,还好有玉佩和戒指庇护,才不至于丧命。
    孟良凡艰难的责问破军为什么要这样做。
    破军说:“只有将这些人全部献祭,才能开启混沌眼的大门呀!”
    “那你为什么不把我也给杀了?”
    破军再次哈哈大笑着说:“你是个废人,还是看着的好。他们献祭的除了神力,还有灵魂,而你现在,这两样都没有,你是平庸的素莽虫子”
    “破军,我绝不会放过你……”
    “来呀,站起来,打败我。你就能救下他们了。混沌眼的入口就要形成了,你再不动手,可就没机会了”
    “不……我求你放过他们”
    “你就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吗?”
    “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毁灭”
    “毁灭,求之不得呢!”
    “你这个疯子”
    “入口就快形成了,哈哈”破军缓缓靠近那个正在形成的入口,“来吧,和我一起去看看里面的东西吧,踩着你兄弟和孩子的尸体,这些都是值得的”
    孟良凡阴沉着整个脸,在某个刹那,他回过了神,对那光团说:“哼,做戏也不做得完整一点,混蛋,你暴露了。你,根本不是破军!”。。

章节目录

灵寄囚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之子一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之子一斋并收藏灵寄囚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