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箱通常都是用来装非常贵重的东西的。
    这里面不是钱就是特别重要的文件或者证据?
    贺南飞的眸子顿时闪烁着一丝兴奋。
    “找人把保险箱给撬开,我要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随着贺南飞一声令下,便有手下走了过来,开始转身的打开保险柜。
    开保险柜的时间大约用了半小时,随着保险柜被打开,里面的金条差点晃瞎所有人的眼。
    “卧槽,这个张四蛮有钱的呀,居然存了这么多金条,分量十足。
    能够把钱换成黄金升值,也算是个有脑子的人。”
    手下的话让贺南飞微微皱眉。
    眼前大约有十几个金砖,看起来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起。
    现在这个年代真的很少有人把话换成金条放在家里了,没想到张四居然如此做。
    能够这么做的人只有两种可能。
    一,这个人特别喜欢金条。
    二,这个人不方便存钱。
    现在的信息时代,只要一张身份证和一部手机就可以把钱随身带着,张四为什么要换成金条放在家里呢?
    而现在金条还在,人却跑了,可见张四走的时候多么匆忙。
    贺南飞的手指轻轻地扶着下巴,眸底划过一抹沉思。
    为什么?
    脑海中突然闪烁了一道精光。
    贺南飞猛然抬头,对手下说道:“去查张四的身份证,还有他的个人信息。
    就从二十多年前的海城查起。”
    手下有些微楞。
    “飞哥,你是怀疑张四是化名?”
    “如果是真名的话会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头吗?
    这么多金条如果换成钱逃跑多容易?
    何必放在家里?
    除非他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头。
    去查一查海城二十多年前死亡人口,还有,在这里仔细检查清楚,杯子牙膏牙刷什么的都拿回去检测,争取提取到dna,然后送去数据库比对身份信息。”
    贺南飞一旦找到了切入点简直就是雷厉风行。
    所有人按照贺南飞的吩咐去做了。
    宋文琦也因为身体状况这一夜注定无眠。
    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人就是沈蔓歌。
    沈蔓歌兴奋十足的和他们聊了一会天,然后就发现一只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手机,在她的不舍之中被拿走了。
    “我还没和他们说再见呢。”
    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叶南弦却丝毫不妥协的说:“很晚了,赶紧睡觉。
    明天我们先把九龙池给拍完,然后再去其他地方。”
    想到明天如果开始旅拍的话,势必活动量会有很大,沈蔓歌也就不争执了。
    “你这么快就找到旅拍的摄影楼了?”
    叶南弦摇了摇头说:“干嘛要摄影楼?
    我手下又不是没有摄影团队。
    打个电话让他们明天跟着我们就好。
    也免得尴尬。”
    “那倒是不错。”
    沈蔓歌对这个提议很是喜欢。
    叶南弦突然靠了过来,邪笑着说:“那是不是有个奖励?”
    “叶南弦,说好今晚休战的。”
    沈蔓歌顿时有些郁闷了。
    这个男人都不会累的吗?
    见自己的小妻子吓成这样,叶南弦顿时笑了起来。
    “我只是要个吻而已,老婆,你想到哪儿去了?”
    沈蔓歌的脸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这个可恶的臭男人!    他绝对是故意的!    沈蔓歌嘟嘟着嘴巴的样子十分可爱,叶南弦吧唧一下亲了过去,顿时被沈蔓歌给嫌弃的推开了。
    “我要睡觉了,不要打扰我。”
    她貌似很凶狠的说着。
    “好。”
    叶南弦笑着点了点头。
    本来沈蔓歌翻过身子是打算和叶南弦怄气的,可是这床太温热了,周围的温度也有些温暖,让她的眼皮子不知不觉的越来越沉,最后直接睡了过去。
    睡梦中叶南弦牵着她的手徜徉在星空之中,有九龙拉车,那样子简直太壮观了。
    沈蔓歌睡梦中都笑出了声音。
    这还是叶南弦第一次看到沈蔓歌如此开心的样子,即便是睡着了也是眉飞色舞的。
    这就是他一直想要沈蔓歌保持的样子。
    他的唇角微微上扬,然后长臂一伸,直接把沈蔓歌捞进了怀里,然后闻着她的体香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沈蔓歌身边已经没有了叶南弦。
    温暖的石板床真的让沈蔓歌很不想起来。
    她挣扎了一会,听到外面传来叶洛洛清脆的笑声,这才起身传好了衣服,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座秋千。
    叶洛洛坐在秋千上,叶南弦在身后慢慢的推着,那银铃般的笑声充斥四周,让沈蔓歌的心情也跟着爽朗起来,而唇角也不由自主的扬起了笑容。
    “妈咪,早。”
    叶洛洛愈发的落落大方了。
    她挥着手朝沈蔓歌招手。
    “早。”
    沈蔓歌笑着回应着,就看到叶南弦那双温柔的眸子瞬间朝他看了过来。
    “老婆,早。”
    “老公,早。”
    沈蔓歌的这声老公叫的那叫一个甜,叶南弦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要酥了。
    叶洛洛敏感的察觉到身边的气氛有些变化,她抖动了一下说道:“我去看看哥哥们出去游泳回来了没有。”
    说完她直接跳下了秋千跑了出去。
    以前一直缠着叶南弦的小姑娘,现在也终于长大了,知道给父母疼空间谈情说爱了。
    她容易么?
    叶洛洛扁了扁嘴跑了出去。
    沈蔓歌觉得有些脸红。
    “我去看看洛洛。”
    说着沈蔓歌也要往外走,却被叶南弦给直接抱住了。
    “看见我躲什么?
    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沈蔓歌的脸红的更彻底了。
    、    “你好像也没少吃过。”
    她小声的嘀咕着,却还是被叶南弦给听到了。
    叶南弦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我喜欢吃你,百吃不厌。”
    “叶南弦。”
    沈蔓歌觉得一大清早的被他给调戏,这感觉真的不太好。
    突然一道喀嚓声让她微微一愣,猛然抬头,就看到摄影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正好抓拍下了沈蔓歌脸红娇羞怒瞪叶南弦的那一幕。
    “这怎么都没提前说呢?
    我刚才肯定丑死了,不行,重新拍好了。”
    沈蔓歌想要上前去然后那个地方删除了刚才的照片,就听到叶南弦说:“旅拍最主要的就是拍一些自然的东西,只要真情流露,你管拍成什么样子呢,不都是咱们的回忆吗?”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突然觉得也蛮有道理的。
    “好吧,听你的。”
    “乖!奖励一个。”
    叶南弦柔情似水的看着沈蔓歌,然后低下头与她深深地拥吻着。
    摄影师快速的按下快门。
    这两个人举手投足间都是感情,那浓情蜜意的样子让他的状态达到了癫疯,只顾着去拍照去了。
    沈蔓歌见叶南弦如此,也不觉得尴尬和不自在了,两个人牵着手走了出去。
    穿过瀑布之后,沈蔓歌专门在瀑布这里又拍了几张,甚至录了视频,本来打算发朋友圈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在瀑布这里玩了一会,沈蔓歌让孩子们回去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这才跟着叶南弦去吃了早餐。
    叶南弦说今天的目标是爬到山顶。
    叶洛洛看着几乎高入云端的山顶,顿时发出了绝望的哀嚎声。
    叶梓安和叶睿倒是没什么,一左一右的拉着叶洛洛率先往上面走去。
    沈蔓歌今天穿了一双平底鞋,看着那高高的山顶问道:“你该不会是想爬上去,一览众山小的拍照片吧?”
    “你喜欢吗?”
    叶南弦的反问顿时让沈蔓歌连忙点头。
    “那是当然。”
    “那就走吧。”
    一家五口开始朝着山顶进军。
    走到半路的时候,叶洛洛就坚持不住了,顿时引来叶梓安的嘲讽。
    、    “你真的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真担忧将来有哪个男人敢要你?”
    “我才不要嫁人呢,我就要留在家里让你养,累死你。
    吃穷你!哼!”
    叶洛洛这雄心壮志的顿时让叶梓安的嘴角有些抽。
    她还真的是叶洛洛的风格。
    “上来,我背你。”
    叶梓安叹了一口气,看到叶洛洛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叶洛洛出生之后在医院里靠着氧气瓶度过的那些日子。
    他的心微微揪紧,不由得在叶洛洛的面前蹲下了身子。
    叶洛洛纠结的小脸顿时放开了。
    “哥,你真好。”
    说完她一下子跳上了叶梓安的后背,并且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叶梓安很是轻松地站了起来,宠溺的说:“这时候我又是好哥哥了?”
    “嗯呐。”
    叶洛洛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叶梓安的嘲讽?
    不过无所谓,她只要现在舒服就好了。
    沈蔓歌看着孩子们打成一片的样子,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累不累?
    上来,我背你。”
    叶南弦像叶梓安一样的蹲在了沈蔓歌的面前。
    沈蔓歌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以前的记忆瞬间在脑海中翻腾着。
    这已经不是叶南弦第一次背她了,可是她依然会激动,会喜悦,那种被人珍视的感觉真好。
    沈蔓歌爬上了叶南弦的后背,幸福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山路还有很远,也有些崎岖,可是现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开心的,是喜悦的,叶睿看了一眼叶南弦和沈蔓歌,唇角也挂着一丝笑容。
    身后的摄影机赶紧抓拍下这一幕,咔嚓咔嚓的声音回荡在山林间,特别的悦耳。
    而贺南飞这边也有了新的进展。
    “飞哥,查到了。
    这张四还真的是不简单呀,如果不是飞哥心细如发,我们或许怎么都查不到这个家伙的真实底细呢。”

章节目录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微澜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澜子墨并收藏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