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在坊市的街道,莫求扫眼周遭繁华场景,不由心生感慨。
    好多修士!
    这么多修行者齐聚,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堪比凡俗集市。
    苍羽派附近坊市最兴盛之际,于此地相比,也是远远不如。
    甚至就连较为少见的道基修士,在这里,都能时不时的遇到。
    行步间,一老妪擦身而过。
    “哒……”
    莫求脚步一停,忍不住侧首看去,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知为何,他感觉这老妪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但遍翻见过的道基修士,却并无此人。
    摇了摇头,压下心头杂念,他举步行向不远处的一座酒楼。
    街道尽头。
    老妪转身之际扫过莫求的背影,嘴角微翘,口中轻哼一声。
    酒楼上。
    厅堂宽敞,灵光璀璨。
    来自太乙宗二峰五宫的道基修士举杯相邀,彼此交谈甚欢。
    他们三五成群,正自饮宴。
    “莫师弟!”
    见莫求上了楼,刚刚端起酒杯的柳无伤双眼一亮,急急起身招呼:
    “这边来,我为你介绍几位朋友。”
    “柳师兄。”莫求迈步靠近,抱拳拱手:
    “莫求,见过几位道友。”
    “客气!”
    “纯阳宫余睿,有礼了!”
    “乙木宫韩进,见过道兄。”
    “太和宫罗绮,见过莫道友。”
    几人纷纷见礼,看过来的眼神有好奇、疑惑,却也没有抵触。
    相比起苍羽派,太乙宗宗内弟子的氛围,显然要好上不少。
    “诸位。”柳无伤在莫求身边站定,笑道:
    “莫师弟以前虽是外界散修,却精通炼丹术,深受谢师兄器重。”
    “你们以后如果需要炼丹,大可来找他!”
    闻言,几人双眼都是一亮。
    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大师,这等存在无一不受他人尊敬。
    不过尊敬归尊敬,分心他事,也意味着这等人的修为大多不高。
    实力,通常也不会太强。
    “师兄说笑了。”莫求淡笑摇头:
    “不过是略懂一二罢了。”
    “诸位如有需要,莫某不敢推辞,不过灵药难寻,还需慎重才是。”
    “哎!”柳无伤摆手:
    “莫师弟谦虚了,你炼制的归元丹,在纯阳宫可是备受好评,就连言老都赞不绝口。”
    “若是能再炼几种丹药,或者炼出道基修士修炼所需丹药的话。”
    他语声一顿,道:
    “怕是早已名传整个太乙宗。”
    “炼丹,非是易事,莫某目前也是有心无力。”莫求轻轻摇头:
    “现今这样就挺好。”
    为纯阳宫炼制归元丹,已经浪费他不少时间。
    若是再显出更高的炼丹才华,怕是连修行的时间,也不多了。
    就如那言老。
    虽然受人尊敬,修为实力却不高。
    炼丹,是为了打下根基,莫求却不打算以此为依仗,断了自己的道途。
    如眼前这种场景,其他人如果真的想要炼丹,他也不好推辞。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长此以往,人人皆知,名望是大了,但他以后又该如何修行?
    “坐,坐下说!”
    几人寻了一处坐下,说些琐事,同时莫求也在打量场中众人。
    此次宴会,是乙木宫的大师姐白仙子举办的,
    白仙子有一疼爱的师妹,年方三十六,于两年前成功进阶道基。
    天赋,可谓惊人。
    现今根基稳固,出关后办这场宴会,也是认识一下宗内同道。
    混个脸熟,结个善缘。
    “柳师兄。”莫求压低声音,问道:
    “谢师兄最近不在宗门?”
    “嗯。”柳无伤点头:
    “这几年,血煞宗连克数国,仙岛修士虽多,但人心不齐、抵抗散漫,战线节节败退。”
    “我们太乙宗虽然不经仙岛收徒,却也有些关系,此番过去相帮。”
    “唔……”
    “大师兄主要负责探查血煞宗为何如此,并不与人正面交手,所以不会遇到危险。”
    “这样!”莫求了然:
    “不知,有没有消息?”
    “这个……”柳无伤眼神转动,想了想,估计是感觉隐瞒也无必要,才道:
    “据我所知,好像是血煞宗的试炼洞天出了问题,不得不朝仙岛诸国动手。”
    “试炼洞天?”
    莫求皱起眉头,这个称呼,他还是首次耳闻。
    “师弟有所不知。”柳无伤压低声音,道:
    “血煞宗、天尸宗、合欢宗……这等邪道宗门,若想修炼有成,必须以人为祭,所炼法器动作就需成千上万条的活生生性命。”
    “若是任由他们施为,天下岂会还有活人?”
    他摇了摇头,继续道:
    “但这等宗门,之所以能始终屹立不倒,有高人坐镇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有着源源不断的后辈弟子补充。”
    “这补充的来源……”
    “就在试炼洞天!”
    “现今血煞宗的试炼洞天出了问题,弟子、血食不够,就朝凡人世界起了心思。”
    莫求微微坐直身体,念头飞速转动,随即试探着开口:
    “师兄的意思是,血煞宗有一个秘境,能够为它提供足够的弟子,和庞大的活人以祭炼法器增加修为?”
    “意思差不多。”柳无伤点头:
    “不过洞天更像是一方世界,天道相对完整,也比秘境大得多。”
    “嗯……”
    “我们太乙宗之所以不通过仙岛招收弟子,就是因为有一洞天。”
    “罗师妹,就来自那里。”
    莫求怔神,看向罗绮,对方淡笑点头。
    “师弟,这等事其实你现在不该知道,不过,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柳无伤端起酒杯,笑道:
    “先干一杯!”
    莫求下意识举杯,一饮而尽,惊讶过后,面上不禁又露出忧色。
    现今战局虽然还未来到大晋,却已逼近,以后万一大晋也被卷入其中。
    那董夕舟等人,怕是命途难测。
    “师弟可是担心曾经的故人?”柳无伤看他表情变换,开口劝慰:
    “别担心。”
    “这次仙岛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血煞宗压回去,至于凡人……”
    “此番血煞宗的人做事很有分寸,并没有滥杀无辜,兴许也是顾忌他人的反抗,竭泽而渔对他们来说,也没有好处。”
    “嗯。”莫求缓缓点头,心中也稍稍放下心来。
    实则。
    现如今又是多年过去,他曾经的故人,董夕舟、柳瑾夕等,就算有他留下的灵药,怕是也都已不在世。
    至于他们的后人,还有自己名义上的几位徒弟,莫求并不打算多管。
    “对了!”
    柳无伤突然笑道:
    “师弟突然询问大师兄,应该是想问下那门功法的线索吧?”
    “呵……”莫求也才回过神来,点头道:
    “不错。”
    当日他答应入纯阳宫,修习灵柩八景功,就曾朝谢流云求取过功法。
    当时,对方说一法门符合要求。
    结果一晃数年,再没消息,好在莫求正是打根基的时候,倒也不急。
    柳无伤开口:“那功法,我倒是知道些。”
    莫求神情微动:“还请师兄指点。”
    “五岳镇狱真身,乃顶尖法体,就算是在我们太乙宫也属前列。”这次,柳无伤却是传音过来:
    “但法体难修、难练,极少有人学有所成,这门法体更是难上加难,因而少有传承。”
    “现今身怀此功圆满传承的是北斗宫的金丹宿前辈,就连他的弟子都未得传。”
    “大师兄曾问过前辈,前辈只说会考虑,但这需要师弟你的身份……稍微提高点。”
    莫求了然。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自己不够分量,有些东西就落不到头上。
    说话间,一位宛如妙龄的女子缓步来到近前,屈身施礼见过:
    “几位师兄师姐,桑清寒,这厢有礼了!”
    “桑师妹客气了。”
    “……”
    来人却是今日的主角,乙木宫新晋道基,金丹宗师座下弟子桑仙子。
    “莫师兄。”见过几人,桑清寒美眸闪动,看向莫求:
    “小妹也一直喜好炼丹,以后有暇,还望师兄能够不吝赐教。”
    “不敢。”莫求淡笑:
    “师妹但有所问,莫某知无不言。”
    “那说定了。”桑清寒双眼一亮,竟是还有几分小女儿般的兴奋:
    “有时间,我去找你。”
    “呃……”莫求笑意微僵:
    “可以。”
    …………
    宴席介绍,天色已经漆黑。
    各色流光自坊市涌现,洞穿天际,消失在茫茫虚空。
    不时也有流光落下,七彩纷呈,与凡俗之景截然不同。
    莫求下了酒楼,并未就此离开,而是跟着一人行入附近的一家店铺。
    店铺里,早有一人在此等候。
    “韩师兄!”
    莫求朝对方抱拳拱手。
    “嗯。”韩师兄面带威严,见状点头,随手放下手中翻看的书籍:
    “师弟好灵通的消息,我这边才刚刚传出去,你就找上门来。”
    “师兄过奖。”莫求开口:
    “说来也是巧了,莫某前不久才答应叶家做了供奉,叶家又与师兄有些联系,这才能及时知晓师兄有极品法器外售。”
    “嗯。”
    韩师兄点头,当下也不多言,大袖轻挥,身前桌案上就出现一物。
    一个剑匣。
    “此剑名玄阴斩魂,乃是我一老友遗留,以天地异宝玄姹宝珠、太乙精金、并十三种灵物熔炼而成,锋利五双,更有斩魂夺魄之能。”
    “不过,师弟需要小心,此剑内藏玄阴戾气,若是心志不坚,极有可能被引入魔道。”
    “多谢师兄提醒。”莫求点头,挥袖打开剑匣,双眼当即一缩。
    剑匣内,放置的好似一缕游走不定的阴气,丝丝缕缕的剑气被剑匣禁锢。
    怕是一旦放出,怕是就万千剑气大作,把此处店铺绞成粉碎。
    试探着输入法力,莫求面上笑意显露,道:
    “确实符合莫某要求,师兄,谈谈价钱吧!”
    “价钱好说。”韩师兄轻捋胡须,道:
    “师弟应该知道,韩某出身太和宫吧?”
    “当然!”莫求点头。
    韩师兄开口:
    “韩某有一事,受前辈所托,若是道友应允,此剑可以五折出手。”
    “哦!”莫求挑眉:
    “师兄请说。”
    “那王虎……”韩师兄声音一顿,继续道:
    “宗门已经有了决定,不会让他拜入太乙宗,但送出去也不合适。”
    “若是落在他人手中,以后怕是会利用他来影响小蝉师妹的道途。”
    “所以……”
    “劳烦师弟把他留在身边,为奴为仆都可,只要活着就行,也算是给师妹一个交代。”

章节目录

莫求仙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蒙面怪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蒙面怪客并收藏莫求仙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