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虎站在一旁,焦急的看着陌生的女子,不由上前两步,大叫道:“前辈!”
    柳岚猛的回头瞪了一眼林虎:“闭嘴,我做事用你教?”
    林虎面色一滞,浑身一颤,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好像被人砸了中了后脑一般,浑浑噩噩,眼冒金星,再也说不出来。
    柳岚手腕一停,手掌一翻,平指对面。
    上面环绕的凤形火炎凝聚,变成如实质般的一赤色玉凤,半个手掌大小,围绕着手掌一圈一圈的缓缓浮动,淡淡的灵光不停的汇聚其中,极为危险的气息不断的强大。
    柳岚面色发寒,冷冷的看着对面,眼里满是厌恶和恨意。
    清脆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口气:“你们作恶多端,到处残害生灵,为了抓捕有灵根之人,不惜杀人全家……所以……即便你们抓了人质,我也不会放你们离开,那样将来只会有更多的人遭殃。”
    抓着白羽和刘华君的两人听得不由脸色凝重起来,小心的看着柳岚。
    白羽脖子被勒的紧紧的,已经是说不出话,心中恼怒不已,这娘们居然连自己和刘华君一起杀?
    白羽心底顿时紧张起来,一脸错愕又无奈的看着对面的女子,默默运转着三十六窍穴里的阳雷之力,缓缓集聚着。
    那把光芒璀璨的长剑之上,剑光突兀大涨,浓厚的剑光长大丈许,刺眼无比,剑尖对准了风姓修士。
    嗡嗡的剑鸣随着一圈圈无形的劲气化作阵阵风浪翻卷而来,气势逼人,其威势比起灵器强了不知多少,居然是件法宝。
    风姓修士迎着风浪,咬了咬牙,一把提起刘华君,如同抓着一只小鸡举到空中,手中墨绿长剑吟啸之声不绝,身上冒出浓厚的绿色烟雾,掩盖了大半身影。
    他冷哼一声:“我就不信你敢杀了他们,吓我?”
    刘华君在空中哼哼的挣扎,惊慌失措,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
    抓着白羽的修士一脸惊惧的看着那把剑,连忙圈紧了白羽的脖子,把他压在自己胸前,脚步有些虚浮的往风姓修士后躲去。
    柳岚眼里的寒光丝毫不减,杀意必露,她心里有些懊恼,还是让这两人抢先一步,她当然想救人,可是人既然已经在对方手中,就此放他们离去,白羽等人恐怕也是性命不保。
    所以她要强势威胁,一步步紧逼对方,让他们感受到极大的威胁,才会越加珍惜手中的砝码,只要他们有那么些许的犹豫,不会第一时间杀了人质,就有机会。
    柳岚身上的光芒如日,左手的凤炎越加清晰,甚至有隐隐的凤鸣声响起。
    右手虚引的出云剑上丈许的剑光已经缩小到和剑身一般大小,如星辰碎空,气势非凡。
    空气中无形的波纹不停的碰撞,沉闷的风啸声卷动着残枝落叶。
    白羽面色越加平静,他感受着身上那透着阴气的锁链,静静的等待,等待身后之人心神震动的那一刻。
    他可以听见身后之人紧张的呼气声,还有那咚咚的心跳,而白羽颈间的皮肤已经被那人捏破。
    白羽凝神感受着一切,他不知道解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并没有把握。
    柳岚一声娇喝,素色的道袍飞扬起来,出云剑直射风姓修士。
    而那凤炎发出一声长鸣,在空中旋转着飞速前进,洒下抹抹流光,光晕流逝,让人目眩神迷,轨迹捉摸不定。
    柳岚同时前踏而起。
    嗡!
    如追星赶月般,那长剑瞬间便到了面前,直面被提在空中的刘华君,丝毫没有减速。
    风姓修士眼里惊色一闪,手中飞剑轰鸣着迎了过去,身上的绿色烟雾呼啸中化为一片绿色火焰直扑凌空而来的倩影。
    柳岚飞身而过,身上的护盾被那绿色火线烧的支离破碎,还有不少的绿色火焰沾在灵盾上,此火居然连灵力都可以烧化,好生诡异。
    柳岚身影如风,瞬间欺进身前,带着五道火蛇的右掌劈了过来,风姓修士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柳岚这么容易就突破了自己的噬灵阴火。
    而此时柳岚嘴巴一张,那道凤形赤炎突兀的出现,从口中飞出,直奔风姓修士的面门。
    此人惊恐不已,那道凤炎给了他极大的压力,他感觉只要中了此物,自己要倒大霉,他不明白,刚才此物不是化了道弧形去找他师弟了吗?
    错愕之下准备不足,他此刻再不对手中的人质抱有什么希望了,随手一甩,被捆作一团的刘华君便砸向柳岚,飞身直退。
    同时额头上的白骨灵纹一闪,一颗黑气滚滚的骷髅头飞了出来,骨牙上下张合,发出刺耳诡异的尖啸,一道乌黑的光球迎向凤炎……
    柳岚心头一喜,一把接过刘华君,捏断了那透明的锁链,随手就往后丢去,急忙追赶。
    砰!
    刘华君砸在地上,惨叫一声,痛了晕了过去。
    额头上全是汗珠,仿佛刚才那一下吃了极大的骨头,实际上要不是柳岚即使断了那锁链,他恐怕就要身死了。
    显然,那风姓之人即便是把他当盾牌丢出,也没有让他活着的意思。
    那凤炎瞬间撕破了黑光,轰隆中扑上了黑气滚滚的骷髅头。
    只听那骷髅头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黑气翻腾,在空中左右翻滚,其上的赤色火炎包裹着它,依旧不断的灼烧。
    风姓修士和柳岚在空中对了几招,飞身飘落,脸色大片,此时他的飞剑已经被那出云剑斩的光晕散乱,露出了本体,而那噬魂骨灵显然支撑不了多久。
    他急忙大叫:“鸿鹿,你在干什么?快来帮我。”
    说着他便侧头查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
    只见他那师弟此刻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白羽正笑吟吟的持着一把长剑立在旁边。
    风姓修士脸色大变,瞪大了眼珠又仔细看了一眼,他那师弟已经死绝了……
    白羽见此人目光怪异的向他看来,嘿嘿一笑,抬手对他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转身就朝远处晕晕乎乎的林虎跑去。
    ;

章节目录

长生而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香龙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龙草并收藏长生而已最新章节